最危險的一年 Most Dangerous Year

這部紀錄片講述了華盛頓州針對一項法律的鬥爭,該法律將迫使跨性別者在其出生證上使用符合性別的洗手間。雖然這部電影涵蓋了這個特定的浴室法案,但它也是兩位順性父母在學習如何培養變性孩子時所做的跨性別實際的最佳介紹。

 


這部紀錄片講述了華盛頓州針對一項法律的鬥爭,該法律將迫使跨性別者在其出生證上使用符合性別的洗手間。雖然這部電影涵蓋了這個特定的浴室法案,但它也是兩位順性父母在學習如何培養變性孩子時所做的跨性別實際的最佳介紹。

電影製片人弗拉達·諾爾頓(Vlada Knowlton)在最初的幾分鐘內採用了回憶錄的方法來解釋她是如何參與這場鬥爭的。她的女兒安娜貝爾出生時是一名男性,她在很小的時候就向她的父母表示她不應該是個男孩。弗拉達和她的丈夫,查德(也是一名電影製作人),自學並與當地的跨性別兒童父母一起尋求支持,為他們的孩子創造最好的生活。與此同時,州立法機構提出了一些歧視性的“浴室法案”。這是在2016年初,人權運動將成為跨性別美國人最危險的一年,當時全國各地的反轉政策都被地方政府採納。

諾爾頓把我們帶到了聽證會,市政廳,甚至是無辜的“Just Want Privacy Campaign”舉辦的新聞活動。影片展示了雙方及其主要論點,然後帶來了一位專家,配備了統計數據來指出除了推測和誤解之外,反對論證都是建立起來的,即性別和性別之間的錯誤關聯。意思是,這是兩件截然不同的事情。

目前的跨性別權利運動經常與20世紀50年代和60年代的民權運動進行比較,當然這部電影也標誌著那條陳舊而完全相同的道路。然而,我之前沒有聽過的一個論點是將跨性別運動與1990年的美國殘疾人法案進行比較。這部電影有效地讓初學者了解變性人的真實情況,一旦你將其與性別的錯誤關聯分開,就會明確表示出生於錯誤的性別真的是一種殘疾。這只是眾多例子中的一個例子,當“最危險的一年”提出反駁並揭示這一運動如何真正涉及人權。

電影的DIY精神傳達了它的信息,即那些想爭取公民權利的人必須自己去組織起來。華盛頓州在短短一年內提出的其中六項法案的絕對事實大聲說明了反跨運動的無情性質。這部電影在教室裡放映時和在被誤導的公眾放映時都會有奇效。

 

 

上一篇文章     下一篇文章

标签  

本文章來自網路,參觀原網域-原文地址     2019-05-09 13:33:28